您现在的位置:政务信息媒体新闻

藏历新年:不同的家庭 同样的幸福

      “洛萨扎西德勒”(藏语,新年吉祥如意),继农历己亥猪年脚步,5日中国藏区藏历土猪新年接踵而至,在青海藏区,不同的雪域家庭,有着不同的欢乐,同样的幸福。
      “候鸟”家庭的新鲜感
      36岁的巴丁是青海省玉树市人,藏历年前,巴丁从西宁发出“旧”年最后一单冬虫夏草。
从带着大量冬虫夏草“提心吊胆”往成都和西宁市场销售到如今躺着“动动手指”,巴丁的销售模式已从“中间商”向“B2C”(商对客)转化完成。
巴丁眼里,藏历年的年味如今不仅是走亲访友,桑烟袅袅。
      “当‘什么是佩奇’火遍网络时,在藏文移动客户端上,穿着藏装的‘佩奇扎西’也在说着‘扎西德勒’。”巴丁说,“藏区民众对新事物接受程度很快,‘抖一抖’‘旅游打卡’‘直播’是这个藏历年的‘主角’。”
      “海归”家庭的归属感
“虽然在尼泊尔也有好几个民族过藏历年,但总比不上回家,回家,心也回来了。”卓玛杰说。
今年52岁的卓玛杰是青海省循化县人,因从事藏绣生意常年在尼泊尔生活。
“每年都会回到家乡过春节和藏历年,一来和父母及兄弟姐妹团聚,二来也希望为下一代提供相亲相爱的机会。”卓玛杰说,“从尼泊尔回国,有各种交通方式可以选择,都很方便。”
据了解,经卓玛杰之手,2011年至今青海藏绣已远销到美国、法国、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,创汇97万美元。
      牧民家庭的幸福感
      “80后”牧民才仁多杰是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人,“以前牛羊在哪里,人就得在哪里;现在牛羊交给‘托牛所’(指合作社)代管,自己就不用再和祖辈们一样‘固定’在草原上了。”
      才仁多杰眼里,虽在高海拔雪域生活,但生活品质却没有降低。
      “临近藏历年时就已经备好了年货。”才仁多杰说,“每年除了合作社分红,还有草原生态管护员的工资,比起以前家庭收入高了很多。”
才仁多杰坦言,“手机上(安)装了‘香巴拉资讯’‘金格桑’等软件(APP),(不管)走到哪里,外面的世界都能看到。”
      新城市家庭的成就感
      “80后”的巷欠才让出生在青海湖畔共和县一个半农半牧的家庭里,现供职于青海省《格萨尔》史诗研究所。
“考上大学到研究生毕业再到现在工作,从‘寄居租房’到置业买车,在城市的奋斗中让自己有了成就感。”巷欠才让说,“城市里的藏历年也不缺乏‘仪式感’,身边有很多不同民族的朋友一起庆祝,很有意思。”
过去的几年间,巷欠才让先后入选青海省“高端创新人才千人计划”培养拔尖人才、青海省文化名人暨“四个一批”优秀人才等,并先后创办格萨尔文化传承人数据库、中国《格萨尔》研究网、宗喀巴文化艺术研究网。
在巷欠才让看来,把自己的爱好当成工作是件很幸福的事,“和我一样,身边的很多藏族朋友也在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,套用当下最流行的一句话,‘我们都在努力奔跑,我们都是追梦人’。”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