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经济 文化 教育文化

撒拉族语言文字

        撒拉族有本民族语言,没有文字,民间通用汉文为书面交际工具。历史上曾有少数人用阿拉伯、波斯文字母拼写撒拉语记事。撒拉族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西匈语支乌古斯语组,与突厥语族中的维吾尔族、乌孜别克族和西部裕固族语言接近,无方言区别,但有街子土语和孟达土语的差异。由于与周围汉、藏、回族长期相处、交往,从汉、藏、蒙古语中吸收了许多借词。在宗教活动中使用阿拉伯、波斯语,日常生活语言也夹杂一些阿拉伯语、波斯语。

    一、语音
  撒拉族的语音,分元音和辅音两大类。元音音位有8个:i、y、e、、、a、o、u;辅音音位有29个:b、p、m、f、v、d、t、n、l、r、s、z、dz、t、、d、、ts、、j、g、k、、x、y、G、q、、h。保留着元音和谐的特点,但唇状和谐已经松弛,重音一般落在词的最后一个音节的元音上。在个别词里,重音移至第一音节的元音上,则具有区别词义的作用。由于汉、藏等语言的长期影响,出现了ia、iu、io、ua、uo、ui、ye等8组复合元音。其中,iu、io2组复合元音还可以出现在本族语词里。元音i出现在翘舌辅音〔d〕、〔t〕、〔〕和颤音〔r〕后,且多用来拼读借词时,则发为舌尖后元音〔z〕;出现在舌尖擦音s、z后时,一般为舌尖前音〔〕。汉语借词中的前响复合元音ai,在撒拉语中变读为后响的并且单元音化,这时i仍读作舌面音并且发长音。在突厥语族其他语言里,塞辅音和塞擦辅音主要按清音(一般送气)和浊音分成2套,而在撒拉语里,由于长期受汉语的影响没有清浊之分(q音例外),只有清音送气与不送气之别,而且构成相互对立的成对的音位。齿唇清擦音〔f〕、舌根清塞音〔g〕、〔k〕和小舌清塞音〔G〕,只出现在词首和音节首。塞擦音〔dz〕、〔t〕和擦音〔〕,主要是用于拼读汉语借词的,它们的发音很接近汉语中的相应的语音。其中,借词音位〔〕,对固有词的读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,在一部分通用汉语的撒拉人口语里,一方面在个别本族语词里,产生了〔〕和〔〕的对立,另一方面在固有词里音节末尾的〔〕可以变读为〔〕,汉语借词音节尾的鼻音〔n〕、〔〕,出现在本民族语构词附加成分〔l〕前时,〔n〕被同化为〔l〕,而〔〕后的〔l〕又被同化为〔n〕。
     二、词汇
  撒拉语的词汇是由突厥语同源词、本族特有词和多来源的借词共同组成的。突厥语同源词是撒拉语词汇的核心部分。借词中最多的是汉语词,其次是阿拉伯语、波斯语、藏语和蒙古语借词。吸收汉语借词,主要有5种方式:
(一)音译
将原词按当地汉语方言的语音和意义一同借用。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及日常生活的词语和新术语,多采取这种方式借来,以充实撒拉族的语汇。
(二)意译
只吸收汉语的意义部分,不借用语音形式,然后用本族语构词材料构成,如suGaznax(水库)等。
(三)半意译半音译或半音译半意译
如GaraSata(红糖,Gara是本族语词“黑”,Sata是音译汉语“砂糖”)。
(四)音译加注
为了便于理解,往往在音译的基础上加上本族语词的注解,如motandidex(牡丹花,motan是音译汉语“牡丹”,didex是本族语词“花”)。
(五)音译加本族语言的附加成分
如furuetgudi(服务员,来自“服务”+et+gudi)。信仰伊斯兰教的撒拉族群众,以前曾多少在清真寺学过些阿拉伯文、波斯文,有时还以阿拉伯文、波斯文字母拼写撒拉语记事。所以,一些阿拉伯语、波斯语已进入本族语言的基本词汇,成为撒拉族语言的组成部分。
三、各种构词和构形附加成分
  撒拉语的基本语序是主语—宾语—谓语,句中定语在中心词之前,但在用数量词组作宾语时则在中心词之后;时间、地点状语在主语前,行为方式、方法状语在谓语前;直接宾语在间接宾语前。
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